今天冥初夏粘锅了吗

冥初夏/解少九
盗笔/全职/aph/薄樱鬼/刀男/王室/月歌/拉面团/unnatural/2.5次元
主食始隼/郁泪/阳夜/久澄/海莱,月舞生腐有注意
是广濑大介正妻了

【郁泪】Rainy moment(上)

首先还是ooc和前后画风不对预警x
不知道下一次更是啥时候反正计划郁泪日发完
本篇有轻微始隼注意
over
————————————————————

今天的水无月泪感觉神无月郁有点不对劲。
明明两个人都是off但是没有在十一点前叫自己起床,叫自己起床时还没有摸头,本来在看手机的结果自己刚走过去就急急忙忙把手机收了起来……
总之,有问题。水无月泪盘腿坐在沙发上,蹭了蹭怀中的十月大兔子,深思熟虑地点了点头。
“泪!”“郁君?”水无月泪转头,眨巴眨巴眼睛。神无月郁举起手机,上面显示着一条店铺上新的推文。“那家店出新口味的布丁了,要吃吗?”
水无月泪眼睛瞬间亮了起来。神无月郁看着自家搭档突然亮闪闪的眼睛,笑了出来:“泪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着布丁啊。那你在寮里等我一会哦。”
“嗯,郁君。”
所以到底有没有问题呢……水无月泪晃悠晃悠兔子的耳朵,整个人干脆横向倒在了沙发上。

神无月郁把勺子递给捧着布丁的水无月泪,坐在了他的身边。看着自家搭档小心翼翼地舀了一块放入口中,他顺手就揉了揉头:“泪,好吃吗?”
“嗯。而且,是郁君买的。”水无月泪点点头,又挖了一块布丁,在神无月郁的笑容下塞进了他的嘴里:“真的很好吃哦。”
待水无月泪解决完那一整个布丁后,他歪头看着正在喝水的神无月郁:“郁君,有什么事在瞒着我吗?”
神无月郁毫无准备地被这么一问,差点被刚喝进去的水给呛死。在水无月泪一脸“我就知道”地拍背后好不容易缓了过来,心中万马奔腾乱七八糟了一会之后只剩下了英勇就义。
“泪啊……”神无月郁一脸踌躇,在水无月泪越凑越近后勇敢开口:“其实吧……我喜欢上了一个人,但是我不知道对方喜不喜欢我……”他见水无月泪跟呆住了一样,伸手在人眼前挥了挥:“泪?”
水无月泪一下反应过来,心不在焉地顺手扯过了旁边的大月兔:“肯定会喜欢的。因为郁君……很棒。她是,什么样的人呢?”
神无月郁努力搜了点关键词出来:“嗯……头发到肩过一点,很可爱,非常喜欢音乐。”
“她……一定会喜欢你的。”声音越来越低。神无月郁努力压下心中的一丝慌乱:“呐泪,如果你是那个人的话,会接受怎样的表白呢?”
水无月泪掰着兔子的耳朵。“嗯,女孩子应该喜欢游乐园吧。我的话,是下雨天。”
神无月郁选择性遗忘了昨天才被警告过的“摸头会长不高”,顺手揉吧搭档的头:“泪还真是喜欢下雨天呢。”

晚饭后,水无月泪找借口回了房间。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感觉眼前一片模糊。他怔怔地触了触自己的面颊,发现指尖有些许湿润。
“爱是……什么?”记得几个月前,自己曾这样问过队中的leader。被问到的人笑得有些不如同往常,黄绿色的眼瞳中有着平日看不见的情绪。
那是在摄影棚里。几乎每次拍摄都是雪白一片的人看了眼那边正在拍摄的睦月始,嘴角扬起的弧度比平时还高些。“爱啊,就是脑子里全部都是对方的身影哦。对方有什么事都时候,一不小心自己的反应就大了。”
“这样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换来了面前人的一声轻笑和宠溺揉头。“泪有喜欢的人了吗?”
“我……不知道。”依稀记得是这个回答。但如今,这短短的句话似乎可以被遗忘,悄悄被那个难懂的答案彻底代替。它从水无月泪的记忆中涌出,展现在他的眼前。它撕扯出了这个少年的真正内心,把他一直没发觉或是不愿发觉的东西,狠狠甩在了面前。
“这就是……喜欢……吗……”水无月泪靠着门缓缓坐下,把头埋在膝间。在没有开灯的漆黑房间内,他表现出了作为procella成员后的第一次如此无助。
“但是绝对,不可能了啊……”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