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冥初夏粘锅了吗

冥初夏/解少九
盗笔/全职/aph/薄樱鬼/刀男/王室/月歌/拉面团/unnatural/2.5次元
主食始隼/郁泪/阳夜/久澄/海莱,月舞生腐有注意
是广濑大介正妻了

【郁泪】Rainy moment(中)

这玩意基本是个过渡段所以特短

ooc预警还是在的

欢迎指出不足

本篇依旧轻微始隼注意

——————————正文——————————

第二日的早晨,神无月郁正像往常一样叫自家搭档起床时,走到对方床边却发现了些许不对劲。
枕巾上的些许水渍,和明显是咬出来的下唇上的痂,几乎把那个答案完整勾出。
泪喜欢自己。但是。
是不是玩脱了?!?!!
沉默长达十秒后,procella的元气担当选择镇定。他伸出手轻轻拍着床上抱着十月大兔子的人:“泪,该起床了哦,今天可是有工作呢。”

待神无月郁好不容易把搭档弄起来整理好带到公共房间时,除了一位白色生物外全员已经到齐。黑月大从他们敞开的房门走了进来,顺带一手揉了一个的头:“早上好,快去吃早饭吧。”
神无月郁被吓了一下,听到声音的瞬间反应了过来:“啊黑兄,早上好。”水无月泪打了个哈欠,往神无月郁身边蹭了蹭。
长月夜把最后两份早餐端了出来,解下围裙放在一边:“早安,来吃早饭吧。黑月桑要来一起吗?”
“不用了,我吃过了。 ”黑月大把身前两个差了有十厘米的往餐桌推。“啊……隼还没有起来吗?按常理来说他会起得很早的吧,毕竟是和始的工作。”
“那个家伙昨晚可是一脸兴奋地跑到楼下了,说是什么因为是和始桑的工作所以干脆一起睡。”叶月阳喝了口牛奶。“那家伙最近太过分了吧?始桑就这么宠?”
“那看来又要麻烦月城了啊。”黑月大打开了手中的笔记本:“今天是海、夜和郁一起录电视节目,阳和泪是写真拍摄,没问题了吧?说起来今天都是罕见的组合呢。”
“好——”

“怎么了吗?感觉今天有些不专心哦。”节目的录制结束后,长月夜推开了神无月郁休息室的门。
正在手机上打字的神无月郁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夜桑啊。”
来人关上了门,坐到了他的身边:“有什么心事吗?”
呆滞几秒后,神无月郁理了理自己的大脑,决定坦白:“夜桑,我……喜欢泪。”令他没想到的是,长月夜只是笑了笑:“果然吗。”
“欸”
“欸?!?!!!!”
“其实我们都这么觉得啊。”长月夜拧开了自己带来的矿泉水。“那,是准备表白吗?”
神无月郁笑得带些凄凉:“说了,但我感觉我也快完了。”接着他努力灌输着“我得完”的思想把自己作的整个死叙述了一遍。
了解了全部内容后的长月夜灌了自己一口水:“郁君,加油,祝你好运。”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