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冥初夏粘锅了吗

冥初夏/解少九
盗笔/全职/aph/薄樱鬼/刀男/王室/月歌/拉面团/unnatural/2.5次元
主食始隼/郁泪/阳夜/久澄/海莱,月舞生腐有注意
是广濑大介正妻了

【阳夜】病名为你

※是(全tag最假的那个)阳夜日贺文

※几乎全程ooc

※生病梗我喜

————————————————

  长月夜双手撑在厨房的洗手台上,用闭上双眼的方式来尝试着缓解刚刚猛地那一下晕眩。
    半晌,他打开了水龙头,扑了些冷水到脸上,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他在围裙上随便擦了擦手,顺手挂到旁边摸着额头走了出去:“应该……没事的吧。”

    “阳,该起床了。今天可是有工作的哦。”长月夜熟练地拍了拍自己的搭档,动作和声音里却有着不同于寻常的虚弱。
    “夜…再五分钟……”叶月阳翻了个身,习惯性地把长月夜往怀里一拉。
    长月夜骤然咬紧了下唇,紧闭上了双眼。平时普通动作带来的些许头晕在今日被无限放大,甚至还带上了些胃部的不适。
    叶月阳感觉到异常睁眼时,看到的就是自家搭档咬着嘴唇、脸色苍白却带了些红晕的样子。他一怔:“夜?没事吧?”
    长月夜急忙坐起来背过身去,努力压下坐起带来的新一阵晕眩:“我没事。阳你快点起来吧,今天还有工作呢。”
    叶月阳在爬起来的那两秒钟里飞快回忆了一下到底是哪里有问题,随后反应过来问题就出在长月夜刚刚的表情以及他拉长月夜手时感到的温度。
    他轻轻地把长月夜往怀里一带,在后者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右手覆上了他的前额,在感觉到意料中的温度时眉头一皱:“你发烧了。”是肯定句。
    长月夜推了推叶月阳环住自己的手,挣扎着试图坐起来:“阳…我没事的,过会就会好的。”
    “你这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啊。”叶月阳把长月夜扶着让他在床上躺好后,自己随便扯了件短袖穿上,下床在一边的柜子里翻了支体温计出来递给长月夜:“夜你先躺一会,我去和大酱说一声。”
    “阳你等……”长月夜无奈的看着自家搭档头发都没扎就跑了出去,认命般地拔开了水银体温计的盖子。
    “量了体温之后,只要不太严重,也是能工作的。”


    长月夜是被额头上的一片冰凉弄醒的。他皱了皱眉,努力睁开眼,看见叶月阳正坐在床边理着他的刘海。
    见他醒了,叶月阳理着刘海的手轻轻往下一移,有些心疼地摸了摸恋人因体温高而红扑扑的脸:“夜,醒了啊。”
    “阳……我睡着了?多久?”长月夜抬起手触了触贴在自己头上的退烧贴。
    “大概有一个小时了。大酱说今天拍外景的地方下暴雨,工作改期了,但是晚上的直播还要尽量。”叶月阳顺手揪了一下他头顶上那两撮屹立不倒的呆毛。
    “这样啊……”长月夜调整了一下躺着的姿势好让自己舒服点。“……体温呢?”
    “39。是因为昨天mv拍摄时那个雨景吗?说起来夜你回来的时候好像有说冷……抱歉,如果我注意到了应该就没事了。”
    长月夜轻轻摇摇头:“还是我身体太弱了吧。”
    “啊对了,海已经盯着泪吃完早饭了。你啊明明知道自己发烧了还做早饭。”叶月阳有些责备地看了他一眼。
    长月夜垂下眼眸:“阳…对不起……又要麻烦你们了。”
    “嘛,没事的,下午应该就好了。先起来一下把药吃了吧。”揉揉头。
    长月夜点点头,想试着坐起来却发现身上没力。他十分无奈地看了一眼叶月阳,后者很自动的就把他轻轻扶了起来。
    叶月阳边把药喂过去边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下:“在听了郁的案例之后,感觉你吃药这么听话真是太棒了啊。”
    “我本来也会自己吃药啊……”长月夜接过水杯,把药咽了下去。“……是泪吧。他好像,很排斥吃药啊。”
    “是呢。”叶月阳把自家搭档扶着让他躺回床上,顺手把水杯拿回来自己也喝了一口。“夜你再睡会吗?”
    “我……”长月夜咬着下唇纠结半天,最后还是试探性开口:“阳可以……陪我睡会吗……?”
    “欸”叶月阳一愣,接着噗哧一下“原来夜生病的时候也是会撒娇的啊。”
    长月夜把头转向了另一边:“才没有……”
    “肯定可以的哦。”叶月阳放下手中的杯子,从床的另一边爬了上去,缩进被子里把长月夜揽到了怀里。从恋人身上传来的高温也让他一阵心疼。
    “睡吧,很快就能好的。”


    直播开始前,化妆师不知道往长月夜脸上涂了多少遮瑕才挡住那些红晕。即使是吃了药还睡了几乎一整天,烧也没完全退。据叶月阳的话说,就是夜想一直和自己睡一块才没退烧。当时他话音刚落就被长月夜裹在被子里踹了一脚。
    这是长月夜第一次带病工作却也还顺利,主持人的问题也都好好的回答了。唯一的小插曲是中途他被空调吹得有点懵,小声说了一句“好冷”。当时叶月阳听到之后边回答问题边手忙脚乱把外套脱下来给他披着,那一瞬间弹幕里出现了大量的『yoooooooo』和『你们去结婚吧』。
    最后主持人提问弹幕问题时,问到长月夜今天是不是生病了。他笑着说没什么事让大家不要打不下,旁边叶月阳却抢了一句“我也生病了欸你们没发现吗”结果收获了成堆的『没发现』。
    回寮的车上,长月夜想起来这事问他怎么了。叶月阳让人靠在肩头好让他舒服些,笑着开口:“那个病啊,无药可救了。”
    “诶?阳你骗人的吧?”长月夜一脸震惊地转头看着他。
    “没有哦。”叶月阳轻轻捧住了恋人的脸,双唇相贴。“病的名字叫做,”
    “长月夜。”

————————————————

(前面正在开车的)黑月大:闭嘴

评论

热度(28)